行业动态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新闻版块 > 行业动态
私募基金转型“赚慢钱” 服务民企出新招
在近期一系列鼓励私募股权基金参与并购重组、发挥私募基金积极作用利好政策作用下,今年以来并购重组市场、定增市场持续回暖。综合第三方研究机构清科私募通和投中信息最新数据,10月并购市场缓慢复苏,虽然案例数量环比下降16.5%,但交易金额环比上升24.1%。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10月以来VC(创投基金)或PE(大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市场共发生投资案例数266起,同比和环比均出现下降,总投资金额同比下降逾六成,环比下降逾五成。

一边是受益于政策利好,私募基金积极介入纾解民营企业股权质押风险,环节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另一边却是基金募资难、募资金额明显回落。在服务民企和小微企业中私募基金到底能发挥哪些作用?私募基金的“资产荒”是否真的来了?在投中信息、投中资本日前联合主办的第12届中国投资年会上,与会私募基金管理人、专家学者就私募股权基金加速转型服务民营企业相关话题各抒己见。

旧模式难以为继

“私募基金并非不想参与纾解民企困境以及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关键是私募机构自身的旧发展模式不灵了,才出现募资案例和募资数量‘双降’的窘境。”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席合伙人、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施安平表示,目前,私募股权基金在支持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发展方面还存在三方面困难:募资难、投资贵、退出难。

具体来说,募资难主要有两方面因素。在宏观层面,随着金融监管趋严以及一系列去杠杆举措落地,影子银行等潜在风险被加速处置,过去部分隐藏在私募股权基金内的银行表外资金被迫回表,私募基金募资出现一定“空白”。

在微观上,我国私募股权基金的有限合伙人(LP)结构有待优化。与成熟资本市场大多是教育基金、养老资金等长线资金相比,我国的私募股权基金中有相当一部分资金属于信托资金、银行理财等追求短期收益的资金,专注早期投资的天使投资人、创投基金管理人数量较少,由此带来私募基金募资行为短期化,多数投资人要求1至5年见到明显收益,与私募股权行业动辄7至8年才“收割”的特性相距甚远,嗷嗷待哺的小微企业、民营企业鲜有投资者问津。

投资贵主要与我国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小、散、多的现象相关。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底,已登记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达14570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为26796只,基金规模7.64万亿元,创业投资基金6284只,基金规模0.86万亿元。

尽管产品数量相差不多,但国内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远多于海外成熟市场,资产管理规模也有很大提升空间。“在实践中,少数中小私募基金管理人哄抬项目估值,不做尽职调查、不看项目优劣就急于募资争抢明星公司,实际上只为赚得管理费收入。更有甚者鼓吹‘全民PE’,增加了共享经济、人工智能、区块链等行业的发展泡沫。”施安平说。

此外,受到新三板流动性、少数行业债券发行量下降以及今年以来IPO过会率回落的影响,企业上市或发行债券尤其是中小企业理顺直接融资渠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私募股权基金退出的方式仍有待继续丰富。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认为,过去部分私募机构只注重赚快钱,痴迷于Pre-IPO模式、上市公司+PE(VC)的模式,意在企业上市前后快进快出,这类模式看似低风险,但实际上违背了风险投资作为长期资金的准则。今年以来,二级市场行情表现不佳,部分企业IPO破发现象增加,一、二级市场估值有所倒挂,今后私募基金的旧模式难以为继,需要向“赚慢钱”模式转型。

发展市场化母基金

民企和小微企业发展不确定性大,国内天使投资基金和创投基金参与这些企业投资的数量有限、积极性不高。施安平认为,救助民企的私募基金和小微企业发展基金不但涉及稳就业、富民生,而且关系稳市场大局,基金管理人必须具有较强社会责任,不可唯利是图。建议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主重点发展市场化母基金,吸引少部分社会资本加入。这样既能解决投资周期长等问题,又能缓解基金投资高失败率问题。

所谓母基金,是指市场化运营、投资私募股权基金为主的基金中基金。这类基金在一级市场扮演筛选投资普通合伙人(GP)的有限合伙人角色。投中研究院发布的《2018母基金白皮书》显示,国内的母基金主要有限合伙人一般包括:国有企业,政府财政及政府引导基金,保险、银行等金融机构,高净值个人及民营企业等几方面。目前,地方国企、央企、政府财政、政府引导基金的出资总和占到国内母基金资管规模近一半。

除了前海母基金、星界母基金、国创开元母基金等少数超过100亿元的母基金之外,目前国内的母基金普遍规模较小,可持续出资能力弱,难与一般合伙人达成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2018母基金白皮书》显示,截至2017年,国内母基金整体规模预计1814亿元,数量为103支,大部分开始募集的母基金都未能募集完成。随着资本市场募资难现象出现,母基金也受到影响,预计国内母基金可用资金量不足1000亿元。

在投资策略方面,国内母基金以跟投为主,独立决策能力有待加强。投中研究院院长国立波认为,国内母基金存续期最高不超过10年,投资者对资金流动性要求高。受此影响,国内母基金投资策略主要以投子基金和直投(即项目跟投)为主,近几年一些头部母基金直投比例高达50%。而国外的母基金大多采用市场化运作,很少跟投,原因在于国外长期资本是常青基金,追求稳健收益。

“除少数全国性政府引导基金之外,多数区域性政府引导基金可能具有发展局限性,偏爱某类或某地的企业,带来‘洒水不均’的问题。”好买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眺认为,要加快发展市场化母基金需要从几方面着眼:一是在政策方面,对于股权母基金发展给与支持,比如产品成立、税收、监管等;二是引导市场化资金正确认识母基金的配置价值,如在分散投资,平衡不同风格子基金,优化现金流等领域加快融入母基金体系;三是发挥母基金自身优势,体现专业化投资,同时更加丰富的资产投资类别,如对子基金项目的跟投等;四是母基金本身根据规模、风格、不同类别资产投资比例等,对不同客户提供差异化的产品。

不断丰富退出渠道

除了发展市场化母基金,不断丰富退出渠道是私募基金解决退出难、转型“赚慢钱”、服务民企和小微企业的又一招。

Wind资讯统计,截至11月30日,今年共上市新股102家,过会率排在近10年的倒数第3位,仅高于2013年和2019年;募资金额1349.71亿元,位列近10年第7位。其中,技术硬件与设备、资本货物、多元金融等行业位列融资规模前3名。

管清友认为,IPO过会率下降影响了私募基金退出,即将推出的科创板和注册制可能丰富退出渠道。但是,目前二级市场正好处于历史估值水平最低的时期之一,投资者短期内不应寄望很多标的到科创板上获得特别高的估值,还是应实事求是投资。

天士力资本总经理马强表示,在募资难、退出难以及海外市场过于拥挤的背景下,未来即将推出的科创板和注册制,有望给一级市场股权投资提供更多变现通道。一方面有利于短期盈利能力不佳的创新型中小企业融资,已融资的项目的估值可能出现优化调整。另一方面,将企业估值“指挥棒”交给市场而非“有形之手”,有望减少一、二级市场企业估值倒挂的现象,刺激私募基金行业发展壮大。

 

“要更好地服务民企和小微企业,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还应增加投资者教育,回归长期投资风格和服务实体经济宗旨。毕竟,风险投资尤其是早期天使投资是极少数人参与的行业,那些全民PE赚快钱的观点并不可取,也会导致行业发展泡沫化。”金斧子CEO张开兴说。

来源:经济日报

站内搜索
首页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管理系统登录
尚品中国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5063号-1 技术支持:shangpin design